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速裁庭第五合议庭(审判长:黄瑜瑜、审判员:许海锚、审判员:王丹妮)

黄瑜瑜:今天是“国家宪法日、法制宣传日”,首先非常感谢大家今天牺牲休息的时间,来参加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天天直播、当庭宣判”进企业活动。我知道你们经营KTV很辛苦,都是晚上上班,平时这个点都在休息(笑)。我简要介绍一下本次活动目的。12月我院法制宣传月会持续组织“五个一”专项活动:包括点击率逾百万的庭审直播、当庭宣判;“庭审直播、当庭宣判”进校园、进企业;院长、庭长庭审直播、当庭宣判;“庭审直播、当庭宣判”研讨会。今天进企业活动就是其中之一。为什么会选择贵协会呢?刚刚10月,我院收到市文体旅游局《商请报告卡拉OK版权收费有关问题的函》,随函提交《关于深圳卡拉OK版权收费的情况反映与KTV企业的请求》;10月29日,速裁庭召集两级法院速裁庭、知识产权庭的人和庭领导开了沟通会,会上沟通KTV企业侵害著作权案件的审理情况。2019年11月8日,贵局陈局长亲自带队来我院调研,我院非常重视,我们主管院长胡院长主持,我本人也参加了。会后经请示领导,我直接跟付秘书长表达进KTV企业、听取侵权人意见的想法。随后我们一直跟协会沟通活动安排。2019年11月29日下午,我与秘书长就活动内容再次进行当面沟通,到图书馆查看活动现场,随后到贵协会座谈。秘书长赠送《2018年度深圳市市场文化发展报告》、《深圳市文化发展协会2018年工作回顾》,我仔细学习了,协会在维护KTV企业权益方面,作了很多工作。今天法院进企业活动,主要践行司法为民的理念,来听听侵权人的意见。下面请付秘书长概述一下KTV行业现状。

付自虎:尊敬的法官,KTV行业的负责人,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中院给我们这个机会,借助宪法日、法制宣传日的契机,与娱乐行业代表进行沟通、交流。这是法院第一次与我们近距离的交流,今天交流的内容也是行业非常关切的问题。因此今天全深圳各区共到142个代表,是有始以来协会活动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看完庭审直播我非常有感触,感觉像日本鬼子进村:一方是专业的律师,另一方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之前我们给中院去了一个函,萨索洛将企业情况作了全面汇报,下面我再就重点内容向法官汇报一下,如有不全面的、不够深入的,再请各负责人现场问答环节予以补充。2019年1-9月,因为KTV版权费被起诉的企业,有100多家。有的是告了一次,正在开庭;有的已经开过第一次庭,被判决了,第二次又被告了;有的企业被告了三次。经协会统计,被判罚的金额已达到716万元。宝安区给的数据较少,龙岗区和福田区较多。2018年,我们在宝安区人民法院网站公开搜索到版权案件显示有3259宗。如果说按1000元一首歌的标准,会被判赔300多万元。另外罗湖区判赔少一些。据保守估计,全市大概有300家KTV被起诉,约占行业二分之一,2018-2019年,被索赔和判罚金额超过4000万元。我们也与中院的领导沟通过,我们将撰写的《深圳市歌舞行业调研报告》给法官看,生意每况日下,刚刚庭审中的上诉人也是非常无奈,已经无法经营,很多KTV如果再有版权的案件就无法经营了,线%左右,大部分是持平的状态,其余的就是亏本的状态。因此经营者无力承担赔偿。KTV版权费的案件其实发源于2007年,当时大家没有这个概念,大家也都不理解,经过十多年的普法,大家也认为KTV的版权费是需要缴纳的。

1、收费方式不太合理。现在的情况是每天按房收费、一刀切,KTV有淡季和旺季之分、周末和平日之分。版权费应当实际使用次数缴费、按照点击量收费。但是音著协多年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实际这个问题要解决很好解决,技术实现比较简单。

2、标准过高。按照音著协公布的标准,广东省每房每天收10块钱,实际深圳收的是5元,标准还是很高的。量贩KTV是以量取胜,如果歌房多,一年需要缴纳近10万元的版权费,这是一笔非常沉重的负担。企业现在面临两难的处境:如果不缴纳版权费,会有无尽的诉讼,非常痛苦,一个案件的,即使是两、三万,如果有两、三个案件,也十多万,金额都非常多,且现在很多都是200首歌,且大概是700-800元一首的标准,这样金额就很高,企业就无法经营下去;另外一个问题是,交了版权费,音著协代表性不够,权利人认为维权赚来的钱比音著协收了版权费分给他的钱多多了,纷纷退会,把歌卖给小权利人,或者小的版权代理公司,再和律师事务所签订代理协议,集体维权。去年12月音著协删6000多首歌以后,今年又要删歌,收了版权费后,还删歌,没有一个完整的授权曲库,也没有办法约定有多少首歌可以使用,你许可给我用你又删,有违交易规则。对于消费者来讲,我去KTV唱歌,这个歌没有,那个歌没有,我就不到KTV唱歌了,或者直接去没有缴纳版权费的小KTV唱歌,反正侵权歌曲啥都有。希望法院了解我们的困难,给予KTV帮助,企业都是正常纳税,同时也解决很多就业。我们感觉,如果法院被以牟利为目的权利人所利用的话,就像给他们打工,法院判决越快、判赔金额越高,案件就会越来越多,全国的权利人都会来深圳维权。我们希望法院作为司法裁判机关,应该案结事了,现在案件越来越多,没完没了。希望法院营造公平合理的营商环境,KTV没有缴纳版权费使用别人的歌曲,确实是侵权,但是这个侵权行为是全国性的,不是KTV企业单方面的原因,当然这是法院不能解决的复杂社会问题,希望法院联合其他部门协作达成联调机制,帮助KTV成长。

廖龙军:我今天也是来学习的,深圳中院今天的活动非常形象、生动,也贴近生活,感谢深圳中院。文体旅游局希望行业可以健康持续发展,遵守各项法律包括版权方面的法律的前提下,为经济文化作出我们自己的贡献。我们也听到协会反映KTV企业现在处于不停的诉讼和纠纷中,此前没有这种情况,我们感觉到情况不正常,我们也及时向领导汇报,希望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KTV企业代表1:各位尊敬的法官、同仁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谢各位法官能够亲临协会的现场,来倾听行业的心声。同时也感谢协会的李会长,付秘书长,给我们提供这个机会能够与法官面对面的交流。在此我也很荣幸能够代表地方的KTV经营投资者来向各位法官诉说我们现在遭遇的不公,希望各位法官能够体察到我们广大KTV企业的心声。我是2012年开始从事KTV经营管理的,至今已有七年多,我们公司在2017年收到广州天河公司的传票,起诉我们侵权56首歌曲,截止到目前,我们已经陆续收到上海灿星、重庆索隆等权利人的传票或者律师函,索赔金额少的是几万,多的达到一、二十万元。有一部分经法院判决已经赔付了,有一部分正在庭前调解,还有一部分我们正在请律师与对方沟通。作为投资者,除了疲于应付诉讼外,还要承担巨大的赔偿金额。在现在的经济环境下,负重如山,背后还要被小权利人捅刀子。刚刚秘书长说50%被诉,我对这个数据表示质疑,肯定不只50%,据我方了解,私下了解到,绝大部分无一例外的都被起诉,现在企业投资者坐到一起都是问“你今天有没有收到传票”。大家谈到版权费犹如崩泰山。有些法人已经开始逃避,准备倒闭企业,首先他还在观望,倒闭的话不舍,不倒闭的话又有无止境的诉讼。有部分企业偷偷的将KTV通过正常手段转让给没有经济能力的人,让其承担赔付责任,逃避自己的责任。到最后如果实在运营不下去的时候,倒闭企业,这是企业主被逼无奈,也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如果法院任由这个情况继续下去,KTV这种文化娱乐活动,就会因为这些高额赔偿而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小权利人不在音著协的统一集中管理或者费用分配上,而是团伙出现在经济发达区域,以诉讼的形式获取暴利,刚刚付秘书长也讲到了。且他们诉讼的大部分是冷门歌曲,热门歌曲并不多,大部分歌曲是我从来都不知道也没有听过的歌曲。为何会导致这一现象,我认为是深圳对于版权侵权的判赔标准过高。根据调查数据显示,深圳法院版权侵权的判赔标准少则500元,多则1000元,这让小权利人找到了渠道,集中向深圳开火,轮番在深圳各个区提起诉讼。其实我们也发现提起诉讼的这些小权利人也不是版权的原始权利人,大部分是某一家注册的公司以低价垄断某些真正版权人的复制或者放映权,然后集中几十首歌后开始大量敛财。他们的初衷并非维权,而是在榨尽我们KTV的最后一滴血来养活自己(热烈掌声),为何他们恶意诉讼,为了暴利的行为还可以得到法律的支持。这些小权利人签约的冷门歌曲,这些几乎月点播率为零的歌曲,就是为了敛财,诈取大额的赔偿,这些小权利人来签约冷门歌曲恶意维权,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此无人点播、无人知晓的歌曲在深圳就能得到巨额的赔偿。综上所述,小权利人大肆敛财,如果这样下去,深圳会遭遇更多的小权利人进行维权,作为丰富市民传统活动的娱乐行业,还将如何生存和发展下去。每个场所以每年几千元不等的系统维护费用,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添加到我们的曲库,我们没有主观恶意的侵权,我们是毫不知情的,然后权利人就开始收网,到每一家场所的点歌系统中抓赃,拿他们取得的证据提供给法院,请求赔偿。

黄瑜瑜:刚刚听到协会及KTV企业代表的意见,我感觉当时筹备法官进企业这个活动,线年到知识产权庭,搞过很多类似的进企业活动,一般都是进权利人企业、版权协会、商标协会之类,一派祥和。但是今天我们进入侵权人企业—(笑)平衡了。另外,我很想问你们,既然你们说现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你们认为被权利人各种维权、压榨,你们为何还热爱深圳、留在深圳生活?

群众集体回答:现在已经想走了,以前热爱深圳,但是现在想走了,做不下去了。

黄瑜瑜:对,你们可以表达你们想走的想法。但是我们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引擎城市,也是我们社会主义的先行示范区,为什么是这两个地位,这两个地位用什么来支撑,创新,创新,创新。你们文体局的领导也在这里,你们可以问问,文化产业的核心主体是什么?是不是KTV企业?你们只是文化娱乐产业商事主体中很小的一部分。希望你们从国家、民族、深圳发展的大背景看,深圳两级法院到底在服务湾区核心引擎、先行示范区方面,做了什么长远的贡献。而不是你们作为一方当事人(被告),仅仅是对法院、对原告宣泄情绪性的不满。我刚到知产庭的时候,判赔金额非常高,一首歌有判数千元。当时你们经营状况良好,赔偿、调解非常爽快。现在行业不景气,到底是因为权利人的维权,还是因为整个行业已是夕阳产业?其实杀死你们的不是权利人,不是维权,而是这个时代的变更、产业的更新。例如杀死方便面某企业不是方便面行业本身的另一竞争企业,而是美团、饿了吗等外卖。其实这是一个时代的大势所趋:把自己的视野扩宽一下,跳出自己作为一个被告、一个侵权人,貌似很委屈的“受害者”视角,整个行业都需要改造、升级和转型啊。权利人以前判赔很多的时候,你们赚钱,像刚刚庭审直播的上诉人也老实说,如果赚钱了,也愿意赔,现在不赔是因为赚钱少了。现在赚钱少了是因为原告维权吗,不是啊。我看到你们的《歌舞娱乐行业发展报告》载明,营收主要靠酒水消费,酒水消费普遍降低是什么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大家回去可以多多思考行业之外的问题,换一种角度,换一种思维,不要一味沉浸在集体的负面情绪中。我理解,KTV企业的情绪肯定是对着法院,认为法院偏帮原告维权。司法裁判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秉持公正客观的立场,法院对双方当事人一视同仁,比如权利人菜之鸟的系列案,因为被告提交的抗辩证据动摇了原告的权利基础,数百宗案件我们都裁定驳回起诉。其实还有很多案件原告上诉,原告认为判少了;而你们只看到你们上诉的部分,总是认为法院判多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mivisy.com/,萨索洛我希望大家彼此间多些了解,换位思考,摆脱固有思维模式:一个案件,你可以想如果你们是法官,如何平衡双方的权利、义务;你是原告,如何去维权。既然大家都热爱深圳,愿意留下来;要有能力留下来,就得放下主观的情绪,解决问题、应对挑战。时间关系,下面由台下的企业经营者自由提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